荔枝污免费下载安装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这边回去真的很远,她躺在床上休息。

半小时后,手机响起来。

她看是陌生的来电,想了下,接听。

“安宁夫人,我是华锦荣。”华锦荣说道。

穆婉惊讶的坐了起来,随即,明白了,华锦荣打这个电话过来的目的,应该是兰宁夫人和他说了什么。

站在华锦荣的立场,他肯定也希望这个赌局取消,因为对他的影响很不好。

他要说什么,不用说,穆婉也知道了。

如果她答应,是给华锦荣一个面子,但太容易让兰宁夫人得逞了,不是好事。

穆婉按下录音键,微笑着打招呼,“王上。”

“前几天的新闻看了没?”华锦荣问道。

“新闻很多,不知道王上说的是哪一条?”穆婉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冬天里的美少女笑容爽朗如暖阳

“就是和兰宁夫人打赌的那条新闻,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。”华锦荣不悦道。

“我们打赌的时候在房间里的人不超过十个吧,也不知道是谁,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媒体了。”穆婉说道。

她的意思吧,肯定不是她做的,至于谁做的,房间里十个人呢,谁知道呢。

“这个消息出去都出去了,也没有办法了,而且,已经影响到国家,只能说这个赌约是假的,才能平息众怒。”华锦荣直接说道。

“为什么影响到国家,我现在为降低油价付出了很多努力,坦白说吧,我有信心能够降低油价,百分之百的信心,我觉得降低油价对整个国家,以及全部国民,都是好事情,至少能降低很多成本,少花很多钱。”穆婉委婉的拒绝掉。

“这件事情交给兰宁夫人去做就可以了,她和SHL关系挺好的,应该能在不伤和气的情况下签下合约。”华锦荣烦躁道。

穆婉倒也火了。

华锦荣的意思不仅仅是取消赌约,就连降低油价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让给兰宁夫人。

哪来的脸,真的挺厚颜无耻的。

“王上,是不是忘记了兰宁夫人和我的赌局,她信誓旦旦的和我赌,就是因为她和SHL关系好,认为我降低不了油价,如果她真心想降,早就可以降了,何必等到现在国民都知道她的嘴脸了。”

“现在国民对她误会的厉害,让她本尊降低油价,才能对国民交代。”华锦荣说道。

“说话要凭着良心,国民对她是误会吗?我把MXG的油价降低了下来,她是什么嘴脸,没有看到吗?因为MXG和她关系好,我把油价降低了下来,她气的脸都红了,所以,拿SHL的油价出来赌,她是确定我降低不了油价,我要是降低不了油价,她的女儿就能被封为夫人,她是拿着公民的血汗钱给自己的女儿铺路!”穆婉很生气地说道。

“这个赌约取消,让兰宁夫人去SHL降低油价,这个是命令。”华锦荣说道。

“王上,以前我和您接触不多,但是觉得还算一个好皇帝,至少在我了解中,没有做过什么大的错事,兰宁夫人什么嘴脸清楚的,确定要助纣为虐吗?还是您觉得,这个世界没有王法了?”穆婉说道。

“我就是王法,就这样,现在傅鑫优在SHL,我现在让她把油价签了。”

“我同意让她签,但是油价必须按照约定的,降低百分之二十。”

“什么百分之二十,们约定的是,是降低百分之十,穆婉,不要狮子大开口。”华锦荣那里生气了。

“降低百分之十是我能做到的,不是说兰宁夫人和SHL关系好吗?那就必须降低百分之二十,这种荣耀我都让给兰宁夫人了,我必须为公民争取最大利益化。”穆婉义正言辞道。

“不要太过分。”华锦荣气的气息都喘了出来。

“是我过分还是们过分,们为了阻止我做安宁夫人,就出尔反尔,要不是我据理力争,这个安宁夫人给的就是傅鑫优,们想让傅鑫优成为夫人,就和我赌,们觉得我肯定赢不了,现在看着我要赢了,又出尔反尔。如果皇帝像这样没有诚心,不考虑自己的子民,我真不觉得是个好皇帝。”

“穆婉!”华锦荣吼道:“我能给这个夫人,也能废了。”

“可以废了我这个夫人,但是废不了我的良心。这个赌约,我明白告诉我,我不取消。”穆婉说道,挂上了电话。

她把录音直接发给了项上聿。

项上聿知道应该怎么做。

项上聿那边收到了录音,打电话过来。

穆婉接听了。

“干的漂亮。”项上聿直接说道。

“我劝不要操之过急,否则就是拔苗助长。”

“知道,那是不准备去取消赌约了?”项上聿问道。

“变化总比计划快,现在就等着时态

发酵,送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,这几天,我会很不安全。”穆婉说道。

“现在知道怂了,刚才怼华锦荣的时候,倒是用了洪荒之力。”项上聿幽幽地说道。

“我把录音发给,不是听说风凉话的。”穆婉说道。

项上聿扬起笑容,“那我说些不是风凉的话,知道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穆婉是真的不知道。

她虽然小时候和项上聿一起长大,但是她嫁去A国的那刻,走上了人生的另外一条轨道。

在这五年里,项上聿做了什么事,哪些事,她都不清楚。

即便是回娘家,他们偶尔会碰到,但也都是不说话,不打招呼,因为在她印象里,他们小时候就不合,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能不交际,就不交际。

项上聿那头停顿了好一会,说道;“喜欢。”

穆婉愣了一下。

喜欢,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。

她的思维,有短暂的空白。

“嗯?”

“我只说一遍,没有听到是的事情,反正我说了,就这样,我要做事了。”项上聿说着,不等穆婉说话,就直接挂上了电话。

喜欢,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。

她这辈子,听到的喜欢,寥寥无几。

她本不怎么喜欢陆博林,他说喜欢她,因为他是第一个说喜欢她的人,她付出了真感情。

喜欢,这个词,简单,而又沉重,沉重而又珍重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眼中瑟瑟然的,有种想要哭的冲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