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暖暖暖免费完整版视频

夜色下,大沧江。

水面雾霭漩涡中,苏奕一行人鱼贯走出,来到了江畔。

“金笑川何在?”

苏奕目光一扫四周,淡然出声。

“大人,小的在这里。”

远远地一道声音传来。

没多久青鱼帮帮主金笑川就跑了过来,当看到苏奕他们皆安然无恙,内心不禁涌起深深的敬畏。

进入那等龙潭虎穴,竟还能毫发无损地走出来,无愧是仙神般的存在!

“待会你带他们乘坐骑离开,我带着灵雪从陆地返回。”

苏奕目光看向宁姒婳。

“为何不一起行动?”

宁姒婳道一怔。

迷人肌肤享受宁静下午

苏奕眉头微挑,道:“你不是说你那坐骑只能背负三人?”

宁姒婳忍俊不禁,抿嘴笑起来:“我那只是借口,不想带着郑沐夭这样的小丫头一起行动而已,以小青的能耐,背负十个人飞行也绰绰有余。”

苏奕:“……”

女人何时能学会不骗人!?

宁姒婳见好就收,红润的唇中发出一缕清冽的啸音。

没多久,神君非凡的青鳞鹰便破空而至,降落到众人身边。

见到这一幕,陶青山意识到苏奕他们就将启程离开,连忙说道:

“仙师,要不要小的帮您把这包袱给您背回去?”

“不必。”

苏奕抬手一招,就将那巨大的包袱塞进了腰间的墨玉佩中。

陶青山顿时有些失望,他原本还想着去看一看苏奕的居住之地,以后也好方便上门请教。

可现在看来,明显不可能了。

“仙师,那小的就先行告辞了。”

陶青山躬身行礼道。

“以后多潜心修行,少掺合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,须知,如你这般精怪,唯有持心于道,方有成器之日。”

苏奕随口道。

陶青山浑身一震,再次肃然行礼。

而后,才带着藤永匆匆而去。

“道友,你不是说要将此地抹平吗?可否让我一观?”

宁姒婳眨了眨眼睛,笑问道。

“有何不可,我们先骑乘这孽畜飞遁空中。”

苏奕淡然开口。

再次被苏奕称呼为孽畜,青鳞鹰表现得很沉默,心中却在想,我倒也看看,你该如何铲平此地……

很快,青鳞鹰载着众人腾空而起,几个眨眼就来到了云层之下。

苏奕背负着文灵雪,右手执御玄剑,于虚空中蓦地一斩。

唰!

一道剑光在黑夜中一闪即逝。

夜色如墨,万籁俱静,并没有什么动静发生。

就这?

青鳞鹰眼神泛起一丝揶揄,很想笑一声。

可很快,它就察觉到不对劲。

那九曲十八弯的大沧江上,水流湍急的河面,猛地一震,产生一阵沉闷的轰鸣。

就如发生地震般,江水沸腾,浊浪排空!

大沧江畔的千漩岭,竟也随之开始摇晃起来,山上岩石草木簌簌震颤,一阵阵野兽惊恐的大叫声随之响起,在这如墨的夜色中,显得极为渗人。

若仔细看,千漩岭上岩石飞落,草木这段,群兽逃奔,一片乱糟糟的景象。

“这……”迟钝如金笑川,都不禁被这一幕幕惊到。

青鳞鹰眸子变幻,也已泛起惊疑之色。

而在看不见的地下深处,九曲城中央。

百丈范围的巨大道场四周,轰然涌出一座座青铜门户,每一座门户皆如燃烧般,爆涌出风雷地火、日月星辰等恐怖的毁灭洪流,疯狂般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。

砰!

最先遭殃的是道场中央那九尺高的黑色法坛,刹那间爆碎成粉末飘散。

紧跟着,汹涌狂暴的毁灭洪流以道场为中心,朝四面八方席卷扩散而去。

轰隆!轰隆!轰隆!

一排排宛如黑色棺材似的房舍刹那间灰飞烟灭,那游荡在街巷上的鬼魂,都在惊恐绝望的尖叫声中魂飞魄散。

那毁灭轰隆太恐怖了,几乎以飓风之势,在极短时间内就扩散城。

正在敲打白骨算盘的老鬼,被一道血色雷霆瞬息抹杀,临死前,都在盘算这些年里死在九曲城的活人账目。

正在街巷上追逐嬉戏的男女鬼童,都还没来得及逃跑,就被一片火海洪流淹没。

那缝纫人皮衣裳的老妪、贩卖活人血肉的屠夫、熬煮头颅汤的商贩……

皆如若纸糊似的,在这毁灭洪流中化作灰烬消失。

到最后,偌大的九曲城,都笼罩在滔天的火海中,有雷电狂舞、飓风肆虐、血光蔓延……

这一方鬼域,却似坠入毁灭炼狱中。

一些前来赴宴的鬼物和妖类才刚逃出九曲城,就远远地见到了这惊世骇俗的一幕幕,都惊得浑身发软,骇然失色。

他们这才终于敢相信,那位少年仙师,竟真的有抹平此城之手段!!

“逃!快逃!”

“呜呜呜……太吓人了……不,太吓鬼了!!”

那些鬼物和妖类都拼了命似的狂逃,仓惶恐惧,完被吓坏了。

在他们身后,九曲城就如一个支离破碎的大厦,在无尽的毁灭力量中轰然破灭。

到最后,这片广袤的地下空间都猛地塌陷,澎湃浩荡的大沧江水流倒灌而下,将此地完淹没。

从天穹俯瞰,就能清楚看到,这九曲十八弯的大沧江上,密密麻麻的礁石轰然下坠,河面都猛地下沉,凹陷出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。

但很快,随着那滚滚奔腾的水流不断从上游涌入,那巨大无比的深坑水位也是随之不断上升,很快就恢复到往昔的水平。

“这一剑,御山水之势,引大阵之威,断山水之脉,毁地下鬼域,巧夺造化也不过如此!”

宁姒婳赞叹,眉目间尽是异彩。

她品味出了这一剑的威能和玄机,内心也是泛起一丝丝的震撼情绪。

金笑川已看都呆滞在那,心中只有一个声音:神迹!这一定是神迹降临了!

青鳞鹰低头脑袋,垂头丧气。

它也终于明白,以苏奕的手段和力量,的确有资格直呼它为孽畜……

却见苏奕摇头道:“借力罢了,不值得称道。”

九宫血屠阵覆盖在这九曲十八弯的河道下方,勾连山水之脉,这些年来,乌桓水君就是凭借此阵,兴风作浪,毁掉了一艘艘过往船只。

早在九曲城那道场时,他便陆续在那九座青铜巨柱上镌刻下一幅幅阵图,由此夺走“九宫血屠阵”的掌控权。

而御玄剑,便是操纵大阵力量的“阵盘”。

苏奕刚才斩出那一剑,看似巧夺造化,实则也不过是直接引爆了九宫血屠阵的力量罢了。

“道友不必谦虚,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,道友此举,灭一方鬼域的同时,也改变了此地山水之势,自此以后,来往客船将再不会遭受任何危险,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。”

宁姒婳轻声道。

“什么功德,我只是为救灵雪罢了。”

苏奕哂笑,“快走吧,最好天亮前能返回衮州城。”

“好!”

宁姒婳点头。

很快,青鳞鹰一声清啼,双翼如剪刀,划破云浪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“这就是仙人之术吗?”

极远的山野之地中,藤永扭头,眼睛直勾勾望着九曲城原本所在的那一片水域,浑身直冒冷汗。

就在刚才,大地震颤,山峦抖动,大沧江浊浪排空,沉闷的轰鸣之音犹如雷霆般,在夜色中隆隆激荡。

虽无法看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这一切依旧吓得藤永亡魂大冒,还以为发生了一场天灾。

“那位仙师是否是真正的仙神,我可不知道,但我敢肯定,这世间武者,注定不可能办到这一步!”

陶青山眼神狂热,神色间尽是崇慕之色。

他敢肯定,那乌桓水君的九曲城,必然已经从这世间抹平!

“逃啊!”

“快走,快走!”

同一时间,这黑暗的夜色中,那些侥幸捡回一命的鬼物妖类,皆哇哇大叫着在逃窜。

“瞧那些家伙的出息!”

陶青山鄙夷,摇了摇头,转身而去。

这天起,在千漩岭附近,留下了一个经久流传的神话故事——

传说一位青袍仙人,曾于此一剑断山水,诛灭数不尽的魑魅魍魉!

近百年来让人人谈而色变的“九曲十八弯”河道,由此彻底改变。

甚至因为这个传说,当地百姓在大沧江畔的千漩岭上修建了一座庙宇,供奉仙人之像,常年香火不断。

……

一片灰暗的污浊世界中。

到处是尸山血海、白骨如山的恐怖景象。

“混账!混账!!”

一阵愤怒的咆哮声响起,“竟敢杀我神使,坏我大事,待我恢复元气,从这‘螟蛉血窟’脱困,就是你死亡之日!!”

就见一片白骨山上,一只九头鸟昂首大叫。

它羽翼腐烂,千疮百孔,足有三丈长的躯体上,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,九颗头颅只剩下了两颗。

看起来,真的很凄惨。

“本座现在虽无法脱困,可却有办法扶植数不尽的信徒为本座效命!”

“姓苏的混账,你给本座等着!!”

许久,九头鸟那怒火的咆哮声才一点点沉寂下去。

这尸山血海般的污浊世界,也由此陷入以往的寂静中。

似乎亿万年来,这世界中的其他生灵都已化作了那遍地都是的尸骨和血水,就只剩下这负伤严重的九头鸟一个活物。

——

ps:六一,祝大家皆常持“赤子之心”。

另,求一下保底月票!嗯……保底月票就是每个月第一天免费送正版订阅账号的月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