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樱桃app

“肖堂主是武协的堂主,我做为武协长老为他站台无可厚非。”寇正卿义正言辞回道。

“那么派人去盯梢魏家呢?他与魏家是私怨,你派武协中人去替他做事,这算不算公器私用?”杨子诺冷声道。

“这……”寇正卿一时语塞。

“马上把你的人撤回,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再去替肖堂主做这些,以前的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杨子诺继续说道。

“这是肖堂主的指示,我……”寇正卿左右为难道。

杨子诺轻哼一声,冷笑道:“寇长老是聪明人,像肖堂主这样的不守规矩的人,协会会容忍他多久尚未可知,这次上面派我下来的目的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

“我就明说了吧,用不了多久,我就会取而代之,他实在没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。”

寇正卿跟马宏再次对望了一眼,他们没想到这位空降的副堂主是一个小姑娘,而且这么强势,一来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。

杨子诺的话或许有些道理,只是现在肖舜仍是他们堂主。

以前从来没有副堂主这个职位,现在突然多了一个这么一个职位,权责方面一时间有些混乱,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。

“你们最好听这个小姑娘的,她说的是对的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个年轻男子推门而入。

甜蜜蜜少女笑颜可人

与杨子诺一样的黑框眼镜,面色白净,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,俊逸洒脱,一件熨帖的藏青色衬衫,笔挺的深色休闲裤,意大利手工定制的棕色皮鞋。

杨子诺三人齐齐将目光投向来人。

“小姑娘”这个称呼让杨子诺很不爽快,只有长辈才会这么称呼她,眼前这个男子很年轻,而且在这里杨子诺的职位最高,实在有些轻佻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谁让你进来的?”杨子诺率先开口问道。

寇正卿跟马宏原以为是杨子诺的人,现在看来并不是,今天武协高层开会,这层楼不允许其他员工进来,可是武协高层中并没有此人。

两人也同时脸色一沉,目光锐利的注视着来人。

“小小一个宁州武协,我有什么来不得的。”来人傲然一笑,拉了把椅子在会议桌另一端正对着杨子诺坐下。

“找死!”

杨子诺新官上任就有人前来挑衅,怎么能忍?

她霍然起身,身子凌空而起跃上桌面,继而化作一道黑影,快如疾风朝来人飞奔而去。

寇正卿跟马宏赫然发现,她踏过的桌面上留下一串好像烧焦的印迹,心下不禁一阵骇然。

两人不由感叹,当今武道真是人才辈出。

前有肖舜,后又杨子诺。

两位堂主、副堂主都不过二十岁出头,却都有着超凡绝伦的实力。

恐怕以后的华夏武道,将会很快就没有像他们这些老家伙的立足之地了。

“看来中原武协还是有些人才的,并没有外界传说的糟糕嘛,不过弱还是真弱。”

来人正是聂九重的义子顾白衣,他淡然一笑,言语间充满了奚落。

而此时杨子诺已经如凭空出现一般出现在他面前,小巧的身子凌空一翻,一记鞭腿破空而至。

顾白衣魏然而坐,面色不改,脸上依旧挂着微笑。

那记凌厉的鞭腿,在距离他只有数寸之远时。

顾白衣脸色微变,迅速调动气息护住周身,同时将力量灌注于双掌,轻松写意的一个格挡。

轰!

强强相撞,瞬间周围爆出一阵强烈的气浪。

咯吱!

玻璃窗裂开了数道白印。

杨子诺见对方竟然如此轻松就挡下了她这一击,脸色骤变。

看来此人实力不弱,一般武者根本无法扛住她这一记鞭腿,就算是像寇正卿跟马宏这样的武协长老都未必如此轻松。

她心下不禁疑惑,来人到底是什么人?

她一击未破,立刻身轻似燕凌空一个翻滚,下一腿接踵而至。

几乎没有间隙,空气中噼里啪啦的爆音炸开,四周的空气一阵扭曲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她口中清脆的声音随之喝出。

顾白衣微微一侧身,这记裹挟着千钧之力的下劈腿再次落空,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破空而下。

掀起的气流打在他身上如刀割一般,若不是他以前用真气护住周身,此时恐怕已经被她所伤。

这小姑娘实力不错,虽然嫩了一些,不可否认绝对是个可造之材,假以时日必定成为中原武协的顶梁柱。

不过在我顾白衣面前,实在还不够看!

“打赢我我就告诉你。”顾白衣微微一笑道。

“不知死活!”

杨子诺居高临下的一记劈腿落空竟然在半空中便收了回去,可见其腿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,收放自如的境界。

呼!

她的攻击愈发迅猛,快如闪电般冲着顾白衣快速猛烈的袭来。

转眼间,二十记携着巨力的鞭腿便疯狂攻击而来。

然而顾白衣却都轻描淡写的一一化解,看上去毫不费力。

杨子诺心中大急,对方实力着实太过强悍了,难道自己第一天入职就要被人如此羞辱吗?

她可是副堂主,如果在寇正卿他们面前落败,还如何让他们效忠自己。

不!绝对不行!

思量间,攻势更加凌厉迅猛。

寇正卿跟马宏瞠目结舌的看着两位青年才俊过招,心中不免惊叹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世上新人赶旧人啊。

两人自问如果换成自己,想必在两个年轻人面前走不过十招……

“不玩了,结束吧。”顾白衣淡淡说道。

一手格挡下杨子诺一记猛烈的攻势,另一只手轻轻一拍桌面,坚固厚实的大理石桌面瞬间轰然化作齑粉。

气浪翻滚,尘烟四起。

而杨子诺刚一落地,飞起一脚便朝顾白衣踹去。

顾白衣正面迎击,一记直拳硬生生打在她的脚掌之上。

杨子诺凌空爆退,轰的一声撞在身后十多米远的墙壁上,墙壁瞬间被撞出一个凹陷,水泥墙皮簌簌而落。

她顿时感觉体内五内翻腾,一股血腥味涌进嗓子。

俏脸不禁通红,接着噗的一声,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整个人的气息都萎靡不振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