柚子app

花茗堂。

当苏奕抵达时,只有文老太君一个人坐在那。

她白发苍苍,虽已八十岁,但精神矍铄,坐在那自有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势。

“三少爷,这里除了你我之外,再没有其他人,就不必跟老身行礼了。”

文老太君指着殿宇一侧的一张座椅,神色冷淡,“坐。”

三少爷!

这样的称呼,让苏奕眼神泛起一丝恍惚。

这一世的他,是玉京城苏家的一名庶子,排行第三,上边有一个哥哥、一个姐姐,下边还有一个弟弟。

不过,由于他是庶出,再加上母亲叶雨妃死得早,让他从小到大备受冷落,地位连苏家的一名管事都不如。

“老太君找我何事?”

苏奕暗自摇了摇头,随意坐了下来,仪态闲适。

在整个苏家,只有他知道,文老太君梁温璧年轻时,是玉京城苏氏的一名女婢,服侍在苏家族长苏弘礼身边三十年之久。

江南烟雨和服女子

而苏弘礼,便是苏奕这一世的父亲!

“何事?”

老太君眼神冰冷,道,“刚才发生在寿宴上的一件件事情,三少爷难道都忘了?”

“别人或许都会认为,傅山、聂北虎和黄云冲三人是冲着灵昭这丫头而来,但我可不会!”

“现在,我只问三少爷,有没有要跟我解释的?”

她言辞咄咄逼人,声色俱厉!

换做是以前的苏奕,怕是已经被老太君身上的气势震慑。

可现在,又哪会被一个小老太婆唬住了?

不过,苏奕也有事情要问文老太君,倒也没有计较这些,云淡风轻道:

“若我推测不错,他们此次的确是冲着我的面子而来。”

啪!

文老太君明显动怒,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,老脸阴沉可怖,厉声道:

“三少爷,你可还记得一年前入赘文家时,你父亲让我转告你的话?”

不等苏奕开口,她一字一顿道:“敢以苏氏之名义行事,必诛之!”

“敢踏入玉京城半步,必诛之!”

气氛陡然变得压抑无比。

这番杀气腾腾,冷酷无情的话,的确是苏奕父亲苏弘礼所说。

正因如此,苏奕入赘文家这一年里,别说是广陵城的人,就是文家上下,也只有文老太君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。

“老太君是以为我用苏家三少爷的名头,才让傅山等人前来赴宴的?”

苏奕不禁笑起来。

文老太君眉头紧皱,神色愈发寒冷,“难道不是?”

“是与不是,你可以去问问傅山他们,以你如今所掌握的力量,想要打探这点消息,应当绝非难事。”

苏奕口气随意,“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我苏奕现在不会用苏氏一族的名义行事,以后……也绝对不会!”

他眼神淡然,瞳孔深处却隐隐有睥睨意涌动。

堂堂玄钧剑主,何须借这点虚名行事?

文老太君明显一怔,忍不住重新打量苏奕一番,心中涌起说不出的陌生感觉。

就好像她所熟悉的那个三少爷,一下子变成另外一个人了。

沉默片刻,她这才说道:“这件事,我自会查清楚!”

苏奕笑了笑,没有再解释什么。

“虽然我暂时不清楚傅山、聂北虎他们为何那般看重你,可我不得不说,在玉京城苏氏眼中,像傅山这等角色,就如地上的小小蝼蚁,根本不必苏氏自己动手,只要一句话,他们便死无葬身之地!”

文老太君神色冷漠,在说到玉京城苏氏时,语气中不自觉流露出一股傲意。

“所以,我劝你最好安分一些,否则,和你有关的人怕是都会因你而遭难!”

苏奕回忆了一下玉京城苏氏的情况,也不得不承认,文老太君此话并不夸张。

玉京城乃大周皇都。

而苏氏一族,则名列玉京城四大顶尖世家中!

相比起来,广陵城仅仅只是云河郡十九城之一,傅山、聂北虎这样的角色,在苏家面前,的确根本不够看的。

称得上天壤之别!

只可惜,文老太君并不清楚,苏奕根本就没打算借任何人的力量行事!

别说是傅山,就是玉京城苏氏,在他眼中也就是世俗人间的一个小势力罢了,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

“傅山和苏家比,的确逊色不少,可在今日寿宴上,文家却需要仰仗傅山来撑场面。”

苏奕神色平淡道,“老太君,如此看来,现如今的你,怕是很难再得到来自玉京城苏家的帮助了。”

一句话,却似戳痛了老太太的心,她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。

见此,苏奕不再多言。

以前的文老太君,终究只是苏家一个婢女罢了。

再加上这些年来,她早已不在苏家效命,苏家焉可能还会惦念她这样的婢女?

深呼吸一口气,文老太君面露讥讽,道:“没想到,才入赘我文家一年时间而已,三少爷的嘴巴也变得如此了得。”

苏奕听出了一丝恼羞成怒的味道,不以为意地笑道:“老太君,人都是会变的。这次前来,我也有事想要请教老太君。”

文老太君眉毛微皱,道:“和苏家有关?”

苏奕点头道:“不错,我想知道,在我入赘文家这件事上,究竟是谁的主意?”

文老太君沉默片刻,道:“是小主母提的建议,你父亲做的决定。”

“游青芝?”

苏奕眸光深处寒芒一闪。

文老太君口中的“小主母”,便是他的父亲苏弘礼所娶的第四个妻子,名叫游青芝。

“不错。”

文老太君点头,她并不意外苏奕会直呼对方名字。

当年在苏家,谁都清楚,小主母游青芝最瞧不上的,就是苏奕这个庶子!

“以她的性格,当初在得知我修为尽失后,为何不杀我灭口?她应该最清楚,我心中对她恨意十足,不杀了我,终究是个隐患。”

苏奕有些不解。

文老太君不禁冷笑,看向苏奕的眼神充满怜悯,“三少爷,你母亲死的早,连你父亲也视你为孽子,从不关心。再加上你修为尽失后,和废人也没区别,也配‘隐患’二字?”

顿了顿,她继续道:“但不管如何,你身上毕竟流淌着苏氏的血,小主母若杀了你,必会引起你父亲不满和排斥,这就得不偿失了。小主母那等绝顶聪明的人,自不会干出这等蠢事。”

苏奕一阵沉默。

说起来,他这个苏家庶子的命运可真够惨的。

四岁时,母亲叶雨妃身染重病,最终撒手人寰。

从那时起,他的处境就变得极为窘迫困顿。

他的父亲苏弘礼根本不待见他,对他不管不问。

连带着整个苏家上下,都没人敢跟他亲近,让得他备受冷落。

而随着年龄渐长,接触的事情越来越多,他开始怀疑当年害死母亲叶雨妃的凶手,便是父亲苏弘礼!

这让他内心又是痛苦又是愤恨。

最终,在四年前,他选择前往青河剑府修行,试图通过踏上武道之路,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。

可仅仅三年后,因为觉醒前世记忆的缘故,让得他修为尽失,最终在苏家力量安排下,成了这文家赘婿……

“前十七年的我,过得的确太憋屈了一些。”苏奕暗自感慨。

他之前梳理自身记忆,发现自己这一世对父亲苏弘礼、小主母游青芝的恨意,早已成了心中执念。

“这个执念,自当由现在的我来化解。”

苏奕眸子重新变得平静下来。

执念不消,必影响以后的证道路!

“对了,我前阵子刚听说一件轰动玉京城的大事。”

文老太君忽地开口,眼神玩味,“你弟弟苏伯泞,虽只十六岁,如今已是聚气境“化罡”期强者,被视作“玉京八秀”之一。”

“大周皇室已答应,只要你弟弟十八岁之前踏入养炉境,成为武道宗师,就送他前往大周第一圣地“潜龙剑宗”修行!”

苏奕一怔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穿玉袍俊秀少年的模样。

苏伯泞。

小主母游青芝之子,苏弘礼膝下最小的儿子,也被视作苏家嫡系子弟中,武道天赋最高的绝世奇才!

游青芝虽是苏弘礼的第四个妻子,可毕竟是正室,故而苏伯泞是嫡出。

相比起来,苏奕的母亲叶雨妃则是妾室,苏奕自然就是庶子。

总之,当年在苏家的时候,无论哪一方面,苏奕这个庶子虽然是兄长,却根本就无法去和苏伯泞相提并论。

“十八岁成武道宗师?这也算绝世奇才?”

苏奕暗自好笑。

他自然知道,文老太君是故意拿此事刺激他。

可她注定想不到,在自己眼中,十八岁的武道宗师,在大荒九州一抓一大把,不要太多,根本没什么可在意的。

“若无其他事情,我先告辞了。”

苏奕起身决定离开。

他已确定了一些事情,不打算再逗留。

“且慢。”

文老太君叫住他,“三少爷,在你临走前,老身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

说话时,她从袖口中拿出一块银色玉符,举起给苏奕看,“三少爷可知道这是何物?”

这块玉符约莫三寸大小,通体银色,似玉非玉,泛着一层淡淡的辉光。

苏奕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。

——

ps:咳咳,收藏快破3千了,破了晚上6点就继续加更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