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在线观看免费tv破解版

说句老实话,其实马肉一点也不好吃,但对于饿得前胸贴后背,每天只能靠两碗马肉汤吊命的士兵们来说,一大碗还未曾熟透的白水煮马肉也是极品佳肴,连着血水狼吞虎咽,眨眼就吃了个碗底朝天,然后再来一碗,直到实在吃不动了,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饭碗。

这是半个月以来,守城士兵们的第一顿饱饭,或许也是最后一顿饱饭,今晚,他们将要出城跟敌人拼命了,不成功便成仁!

城南,榆林军的防区,榆林总兵裴老痞正趴在床上养伤,这货前些天被俞大猷下令打了五十军棍,打得是皮开肉绽,当场就晕死过去,幸好他身体素质还可以,期间发了两天高烧,最后总算挺过来了,这两天的状况恢复了很多,人也清醒了,就是伤口疼痛未消,只能趴在床上休息。

此时,裴老痞的亲兵裴尚端着一大碗熟马肉进来道:“总兵大人,吃晚饭了。”

裴行谨动了动,估计是牵扯到伤口,痛得直吸冷气,良久才缓过来,神色狰狞地道:“痛死老子了,此仇不报誓不为人!”

裴老痞问候了一遍俞大猷的全家和祖宗十八代后,目光才落在那一碗的马肉上,明显愕了一下,疑惑地问:“马肉哪来的?”

他虽然是总兵,还是伤员,但每天除了两碗肉汤外,顶多额外多两块马肉,这满满的一大碗马肉还是第一次,莫非俞大猷那小子今日大发慈悲了?

亲兵队长裴尚解释道:“城外来了两支援军,俞大猷下令把剩下的马都杀了吃肉,所有人管饱。”

裴行谨闻言心中一动,脱口道:“这是准备发动反攻了,俞大猷这小子倒是有种,城外来了多少援军?是何人领军?”

“北面来了一支,由余林生和包大寿领军,估计两万人左右吧,南面也来了一支,万余人,应该是鄂尔多斯总兵沐兴率领。”

裴行谨眼珠一转道:“余蛮子也来了,此次肯定是北靖王挂帅无疑,哎哟……痛!”

裴老痞动作稍大一点,伤口便痛得刺骨,再加上念及援兵到了,今晚就要大举反攻,正是在北靖王面前立功表现的大好机会,而他却要卧床养伤,于是对俞大猷的恨意不由再重了几分,情不自禁地咬牙切齿。

小美女淡定下水甜美愉悦图片

亲兵裴尚原是裴老痞的族亲,再加上两人利益相关,此刻自然感同身受,也恨恨地道:“这几个月以来,咱们榆林军死守哈密,可没少出力,死伤弟兄多达数千人,现在援兵至,眼看就要大反攻了,总兵大人却只能卧床养伤,肯定是什么功劳也捞不着了,说不定还会被穿小鞋,俞大猷若是在北靖王面前告上总兵大人一状……”

“他敢!”裴老痞神色狰狞地怒道:“他是三军主帅,这数月以来的失利,他责任最大,北靖王来了肯定先拿他问罪。”

裴尚撇嘴道:“可是北靖王似乎十分赏识俞大猷那小子,为此,当初回京前还特意把余蛮子调走了。”

裴老痞闻言沉默了,虽然此前有传言俞大猷投靠了张璁一党,但看得出北靖王徐晋确实十分器重俞大猷,据说俞大猷这小子当初就是北靖王在东南沿海灭倭时提拔起来的,后来还任命俞大猷为第一任的南洋都护府都护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裴尚显然也是个狠角色,他压低声音道:“总兵大人,要不趁着今晚行动时,一支暗箭把俞大猷这小子结果掉得了,既报了仇,又清除了隐患!”

裴老痞面色微变,沉默了片刻才摇头道:“不可,今晚的反攻事关重大,俞大猷作为统领,若出事,三军必然大乱,反攻失败的后果非常严重,还会连累咱们自己弟兄,这仇还是以后有机会再报吧,来日方长,哼!”

裴尚此时也意识到事态严重,便也闭口不再提了。

…………

夕阳西下,哈密城中,将士们吃饱喝足后,人人披坚执锐,枕戈待命。大家龟缩在城中挨打了三个多月,这段时间以来所受的憋屈,迅速转化为高昂的战意,而且还在不继地堆积升华中。

反观城外的情况,那就微妙多了!

瓦剌绰罗斯部的桑哈德驻扎在哈密城东,此刻却是慌到不行,因为一万明军就出现在他的屁股后面,随时有被**的危险,而北面也有两万明军,如此一来,绰罗斯部的三万余人马就等于被三面包夹了。

本来,杜尔伯特部的吐罗火在数天前撤走,桑哈德便也萌生出一丝退意了,只是实在不甘心放过城中那已经弹尽粮绝的数万明军,这才继续坚持下来,现在明军的援军到了,桑哈德要是不慌就奇了,要不是因北面两万明军断了去路,他估计今晚就闪人了。

再看哈密城南的叶尔羌军营,此刻更是军心浮动,原来今日下午时份,三军主帅巴伊来了,只带着数十名丢盔弃甲的残兵来了,甚至连帅旗也弄丢了,消息一经传开,整座叶尔羌军营都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。

本来,前几天敦煌三关被明军奇袭攻陷的消息传来时,军队已经人心不稳了,此时见到连主帅巴伊都在明军手下吃了大败,只带几十残兵如丧家之犬般逃到哈密这儿来,将士们能不恐慌吗?

此刻,巴伊正把麾下的一众将领都召集到一处拼命安抚呢,经过一番故作镇定的慷慨陈辞后,巴伊总算暂时稳住了将领们的情绪。

只听见巴伊继续故作镇定地喝了杯葡萄酒,轻松地道:“常言道,胜败乃兵家常事,不必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,咱们现在还有两万大军,再加上满速儿和桑哈德麾下的八万人马,足足有十万,兵强马壮,完全不必忌惮明军,所以只要在明军主力到来之前,歼灭城中的数万明军疲兵,胜利终将属于咱们。”

再看城西面,这里驻扎着吐鲁番的数万人马,由满速儿亲自率领,此刻的满速儿同样坐立不安。原本满速儿以为城中的明军快守不住了,联军最多一两天内就能攻破哈密,结果一转眼四五天便过去了,城中的守军竟然非但没有崩溃,反而守得更稳了,现在明军的援兵到了,虽然人数不算多,但也构成很大的威胁,如今看来,破城是基本没有希望了。

怎么办?怎么办?

正当满速儿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,外面忽然传来震天动地喊杀声,不由吃了一惊,大声喝道:“来人!”

很快,一名亲兵急急跑了进来,大声禀报道:“大汗,不好啦,城中的明军突然打开城门杀出来了。”

满速儿浑身一震,急忙提起兵器冲出营帐翻身上马,他举目望去,果然见到哈密城的西门洞开,举着火把的明军像潮水般涌出来,向着吐鲁番的营地冲杀过来。

好家伙,在城中当了几个月缩头乌龟的明军竟然主动出城反击了,那气势委势惊人。

满速儿不敢怠慢,连忙调兵遣将迎战!

话说当初围困哈密城时,满速儿兴兵五万,攻城这数月以来,损失了七八千人,如今只剩下四万两千余的兵力了。

同样,当初俞大猷把明军主力集中到哈密时有近八万人,守城数月,战损超过一万五千人,眼下只剩六万五千人左右。

今晚的大反攻,俞大猷是专门冲着满速儿来的,除了东门和南门各留五千人镇守外,其余兵力尽数打西门杀出,直扑吐鲁番的营地。

正所谓伤其十指,不如断其一指,更何况俞大猷把马都杀了,麾下全是步兵,集中兵力反击一面无疑是最明智的做法。

“杀啊!”

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中,城中的明军就像愤怒的狂涛般冲出城门,一波接着一波地杀向吐鲁番军营,他们没有战马,燧发枪的子弹早就耗尽了,甚至连箭也没有,只有手中腰刀和满腔杀气。

一波箭雨从吐鲁番军营中攒射而出,数以百计的明军倒地,不过更多的人冲了上去,数波箭雨后,明军终于冲到营前,与外围的吐鲁番士兵展开了近身搏斗,战况惨烈异常!

城北,余林生和包大寿被城西传来的喊杀声惊动了,连忙跑出营帐登高望去,只见城西侧火光大作,喊杀声和打斗声直冲云霄。

“报,城中的守军杀出城偷袭了吐鲁番的军营!”一名斥候飞驰来报。

余林生禁不住爆粗:“草啊,俞大猷这小子,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开干,真他娘有种!”

余林生那个气啊,他今日下午扎下营后,只一心等着俞大猷派人和自己接头,然后好耍耍威风,顺便地奚落对方一番出气,结果直到天黑,也不见俞大猷派人来。

余林生正纳闷俞大猷为何如此沉得住气时,西城那边已经打起来了,他大爷啊,这分明就是耍无赖!

不过气归气,都打起来了,没理由因为个人恩怨而怠误战机的,账可以后再算,先打赢了再说!

于是乎,余林生只好忍气下令发兵,从北面直扑吐鲁番的营地所在!